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直击ST康得股东会:小股东“踊跃”、控股“缄默” 全年盈利概率

时间:2019-10-0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8月26日,*ST康得(002450.SZ)位于张家港的办公地点一如前几次股东会一样热闹,从早上开始就陆续有股东登记参会,最终共有160多位小股东参加这次临时股东会。

  当然,此次小股东们参加股东会不是为了监事选举事宜,前次股东会达成小股东派驻代表入驻公司,并没有取得如预期般令人满意的效果,中小股东为此只能从全国各地赶往张家港参与股东会,以期获得和*ST康得高管面对面的沟通交流机会。

  此次临时股东会直到下午5点10分左右才结束,持续将近3个小时,股东们的提问也涉及听证会、起诉北京银行进展等多个方面。

  然而财联社记者注意到,与小股东“踊跃”参与的态度相反的是,*ST康得控股股东康得集团此次并未参与议案投票。此次通过现场和网络参与投票的股东代表股份3.72亿股,低于康得集团的持股数(8.51亿股)。

  想要去趟*ST康得在张家港办公地点,需要先坐高铁到无锡东站,再驾车到60公里之外;或到无锡汽车客运站购买前往后塍客运站的长途车票,下车后距离张家港康得新4公里;也可以选择在张家港汽车客运站后搭乘公交车前往。

  但无论是哪种方式,对于外地人来说都不容易,即使从同省的南京出发,也要耗费将近三个小时时间。

  然而今年*ST康得召开的几次股东会,每次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前往公司,几乎都座无虚席。随着*ST康得危机的加剧和退市风险的增加,投资者想要去工厂看一看,参与股东会的意愿越来越强烈。

  这也导致此次临时股东会虽然只是审议两个监事的选举,依然吸引了160多位中小股东想办法从全国各地赶来。

  此次股东会原定于下午2点开始,但直到下午2:15左右才正式开始,主席台上,*ST康得7月刚选出的领导班子——董事长邬兴均、总裁牛勇和副总裁邵振江列席。

  一些小股东在现场表示:“三位独董、‘中植系’派驻的董事余瑶和康得集团代表,都没有出席现场股东会。”对此,财联社记者尚未从*ST康得方面获得证实。

  会议一直持续至下午5:07时,有*ST康得工作人员宣布股东大会议程结束,这遭到现场中小股东强烈反对。最终,会议在5:11正式宣布结束。

  在刚开始提问时,一位小股东希望董事长和总裁能先详细介绍下工作进展和公司经营等情况。

  “我到公司后的真正工作日不到一个月,我自己的感触是,工作错综复杂,压力巨大。”邬兴均表示,上任第一天我接待了股东代表,第二天去山东荣成处理(康得碳谷)事宜,和律师商量听证等,公司一直是认真对待,认真组织,搞清状况。”

  据邬兴均介绍,其主要做的是三项工作:一个是听证处理;二是公司生产经营的稳定和恢复,由于公司流动资金严重短缺,目前没有合适资金进入,重点客户的市场信心严重受挫,能否持续经营下去是重点客户关注的,对重点客户进行了走访;三是有关未来的发展,包括听证会、未来公司的出路。

  “短期流动资金进入的事情,目前公司有一些选项和机会,但由于各方(还处于)探讨(阶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实际资金进入。需要方式方法探讨进入之后的条件等。”牛勇表示。

  而对于股东提出的今年能否盈利的问题,牛勇表示:“从目前做的经营规划来看,全年盈利是小概率事件,这是有几个原因组成的。主要合作客户合作关系还在继续,我们现在尽一切能力去保生产、稳生产的目的,就是为了赢得后面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据牛勇介绍,目前*ST康得开工率只有三成,“在运营上,我们也做了一些动作,事业部整合,将相关职能部门共享,成本结构梳理,让部门做降本、增产扩销,目前我们会继续加快扩销做努力。未来要做产品结构调整,但也涉及到资金的调度问题。”

  目前来看,*ST康得债务问题主要分为银行贷款纠纷和债券违约两块,而在外的债权,主要是委托中州国际理财和在北京银行“现状不明”的122亿存款。

  根据公告,早在2017年,*ST康得下属公司与中州国际签署委托理财相关补充协议,由中州国际将2亿美元出借给了中融国际财务有限公司(下称“中融国际”),期限为24个月。

  今年6月,*ST康得表示无法排除中融国际与公司第二大股东中泰创赢存在关联关系的可能性,不排除委托理财实际上被第二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的可能性。

  对此,邬兴均表示:“公司委托中州国际理财,公司角度就是买了理财产品,和其他股东方是否有关系,目前不掌握。公司态度是到期赎回理财产品,目前到期赎回属于正常状态,如果到时有问题,我们会采取相应的法律措施。”

  7月24日晚间,*ST康得公告称,公司及三家全资子公司起诉康得集团、北京银行(601169.SH)、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合同纠纷案已于2019年7月22日获北京市高院立案受理。

  邬兴均表示:“北京银行这个案子,我现在把律所介绍的情况说下,我们接到北京高院的立案通知后,最大的困扰是要交6000万的诉讼费,我们和律师商量怎么解决,因为规定期限不交就要撤诉,律师的策略首先是向高院申请减免……下一步公司会根据具体情况,调整策略,避免撤诉情况出现。”

  8月26日,一位资深律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诉讼费是根据起诉标的确定的,但商事诉讼一般是不符合减免规定的。”www.278333.com开奖直播室

上一篇:ST康得:收到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没有了
开奖结果| 正版苹果彩图每期更新| 香港管家婆高清跑狗图| 金沙论坛马会资料大全| 创富图库彩色看图专区唯一官网| 明日大富翁心水论坛| 红姐图库彩色统一图库| 神武山水玄机图地点| 香港牛魔王富婆彩图网| 黄大仙救世网|